金沙网络娱乐

您好,欢迎光临阳煤化工集团
党群教育实践专栏
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第一集<3>)

    莫斯科大学经济系教授亚·弗·布兹加林:“参加二十八大的有各式各样的代表,出现了一些观点不同的派别。”

    会上,各主要政治派别展开了激烈的交锋。自觉翼羽已丰的“民主派”决定与苏共彻底决裂。就在大会投票选举中央委员会之前,叶利钦突然宣布退出苏共。

    叶利钦同期声:“经过深思熟虑,我本想在二十八大之后退出苏共,但鉴于会上我被提名为中央委员,我不得不现在就作出如下声明:我正式声明退出苏共,诚愿与各党派、社会团体进行协作。”

    随后,莫斯科市苏维埃主席波波夫和列宁格勒市苏维埃主席索布恰克等“民主派”人士也纷纷退出苏共。

    大会通过的决议表明,此时的苏共已经发生了完全的质变,蜕化为组织上联邦化、松散化,思想上完全奉行民主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俱乐部。这是戈尔巴乔夫按照“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改造苏共的必然结果。

    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叶·库·利加乔夫:“千万不能让野心家在党内建立宗派组织。1990年党的代表大会报告讲:允许党内出现不同的派别。对于苏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队伍的团结、统一。列宁在世时通过了关于加强党内团结的决议,规定党内不允许出现派别,出现宗派分子则马上解雇出党。” 

    随着多党制和总统制在苏联的确立,苏共对苏联军队的领导地位也开始发生根本的动摇。1990年3月的全苏第三次人代会上通过的《关于设立苏联总统职位和苏联宪法(根本法)修改补充法》规定,苏联总统是苏联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有权任命和撤销军队高级指挥员。这就从法律上剥夺了苏共领导和指挥苏联军队的最高权力。

    军队“非政治化”、“非党化”舆论四起。渗透到军队的反苏反共势力配合社会上的“民主派”,利用苏联召开人代会之机不断攻击军队。社会上反军浪潮也十分狂烈,苏军被斥为“反‘改革’的保守力量”、“保守势力的最后堡垒”。军内外的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相互勾结,要求改变苏军的性质和建军方向。而苏共的裂变,民族的分裂,进一步加剧了军队内部的混乱。军心涣散,军纪松弛,派系林立。

    人民对党和国家及其军队的状况深深忧虑。

    1991年8月19日,震惊苏联和世界的“8·19”事件爆发。这是苏共内部一些力图挽救社会主义苏联的领导人为避免国家走向分裂所做的最后尝试。

    然而,在国外敌对势力的强力支撑下,8月21日,叶利钦等所谓自由派势力控制了局势。

    苏联国防部决定撤回部署在实施紧急状态地区的部队。

    苏联军官国际联盟执委会主席叶·伊·科佩舍夫:“我走访过那些部队,当时只有少数的军队站在‘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这边,更多的人则无所谓。”

    列宁曾说,党领导的红军比什么都重要。而此时被解除思想武装和党的坚强领导的苏联军队,面对站在坦克炮塔上的叶利钦阻止军队支撑“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在反动势力疯狂摧毁苏共的组织、大肆迫害苏共党员之时,除了束手看着自己长期捍卫的党和人民的事业被葬送,还能做什么呢?

    曾任美军中将和美国国家安全局长的威廉·奥多姆指出:苏联“共产党同它们的将军们手挽手、肩并肩地走向灭亡” 。

   “8·19”事件后,戈尔巴乔夫利用总统职权并伙同叶利钦等所谓“民主派”疯狂迫害“8·19”事件的领导者、组织者和支撑者。“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八名主要成员除内务部长普戈被捕前自杀外,其他成员都相继被捕或遭监禁。

    8月24日,戈尔巴乔夫没有召开任何中央会议,擅自决定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宣布苏共中央自行解散。

    同一天,苏军总参谋长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因悲愤绝望而自杀。

    当时担任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库普佐夫目睹了苏联共产党生命的最后时刻。

    原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前国家杜马副主席瓦·亚·库普佐夫:“23号白天,苏共中央书记处有五位书记被搜家。他们以此来吓唬大家,看大家能不能给他们什么证据。中午两点,我签署了一个决定,要求完整保存所有中央文件。他们从中午就开始往外轰人,到25号苏共就不存在了,大家只能通过电话互相联系。那时我在老广场办公大楼的三层,我的办公楼上面还有一个小阳台。我看到那些大学生还有那些受指使的人员。有一些外国使馆的车给他们送来吃的喝的。这些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干些完全发疯的事情。”

    更让库普佐夫感到屈辱的是他被赶出苏共中央办公大楼的那一刻。

    原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前国家杜马副主席瓦·亚·库普佐夫:“过了栏杆,进入一个100多米长的通道。两边挤满了人,有150多台摄像机在拍摄。大家路过的时候,他们纷纷向大家吐痰,侮辱大家。这是我人生经历的最屈辱的一刻。”

    1991年11月6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关于终止苏共和俄共在俄罗斯联邦领土上活动〉的命令,查封苏共中央办公大楼。拥有93年历史的苏联共产党就这样走完了它最后的时刻。

    苏联解体后,许多共产党人遭到追捕。这位原立陶宛共产党中央主管意识形态问题的书记,现为共产党联盟—苏共理事会副主席的叶尔马拉维丘斯,就是被投进监狱的共产党人之一。

    原立陶宛共产党中央书记尤·尤·叶尔马拉维丘斯:“苏联解体以后,大家一直处于非法的状态,只能在一些比较隐蔽的地方躲避。1994年1月15日那天,大家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在美国总统来访时非法绑架了,他们把大家带到了维尔纽斯——立陶宛首都。很明显,这些做法都不符合国际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我因为积极宣传共产党,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除了我以外,一起被捕的还有一位布鲁塞维奇教授,之前还有一位库切罗夫教授,我本人也是教授,在维尔纽斯的监狱里还有不少教授。大家三人就这样在一起了,后来库切罗夫教授得肺癌死了。”

    与此同时,大批苏共党员和干部遭迫害。数以万计的苏共党员首先是党的机关的工作人员失业。仅莫斯科市就有6000多人;80%的苏军领导人和高级军官被撤换。其中有不少人的生活从此没有着落,流落街头,靠变卖家当甚至出售过去用鲜血换来的军功章维持起码的生计。

    亡党的结果就是亡国。“8·19”事件后,尚未宣布独立的其他加盟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

    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发表电视讲话,声明辞去苏联总统职务。

    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举行最后一次会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苏联就此从世界地图上消失。

煤化工

阳煤化工集团 | 产品中心 | 资讯中心 | 访客留言 | 人才招聘 | 网站地图 | 联系大家 Copyright © 2012 阳泉化工集团 备案管理 金沙网络娱乐-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开发及全程维护:山西天盛时代网络科技有限企业 晋ICP备1200922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