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络娱乐

您好,欢迎光临阳煤化工集团
党群教育实践专栏
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第二集<3>)

    被称为俄罗斯“私有化之父”、担任过俄副总理兼政府私有化委员会主席的丘拜斯则说:“无论把财产分给谁,哪怕是分给强盗,只要把财产从国家手里夺出来就好。”  

    俄罗斯大规模私有化是从无偿发放私有化证券开始的。当时,俄罗斯固定资产总量估算为4.3万亿卢布,政府决定先将其中的35%即1.5万亿卢布,无偿分发给近1.5亿的俄罗斯居民。每个在1992年9月2日以前出生的俄罗斯人,都可以领到本集开头出现的一张面值1万卢布——当时相当于25美金的私有化证券,使人人真正成为国有资产的所有者和受益者。

    莫斯科银行间外汇交易所史料信息中心主任尤里·彼德罗维奇:“政府发行私有化证券,所有国有企业在那个过程中都通过这种形式,让老百姓把他们获得的证券投到企业里,这样就可以获得企业的股份。通过这种途径把原来的国有企业转化为股份制企业。但后来局势失控了,很多老百姓手里的私有化证券被一些人收购,这些人变成大股东”。

    随着物价飞涨,卢布大幅度贬值,不少民众纷纷低价出售甚至无偿转让私有化证券,而一些企业的管理者和握有资金的投机者乘机低价收购。

    俄联邦政府前劳动和社会发展部部长谢·维·卡拉什尼科夫:“当时,有的人站在企业的门口,给工人一瓶酒,就可以换张证券,当时发的私有化券对很多人来说实际上毫无用处”。

    莫斯科银行间外汇交易所史料信息中心主任尤里·彼德罗维奇:“收购之后,有些人就把私有化券集中投到一家企业,这样他就成了这家企业的控股人,原来的国有企业就成了一个私人企业,这就出现了私营企业主和寡头。”

    那些收买了国有企业的人,关心的不是企业的长远发展,而是尽快转手盈利。职工既领不到股息,又无权参与决策,生产经营无人过问,企业效益每况愈下。

    从1994年7月开始,俄罗斯对国有大中型企业实行有偿私有化,到1996年底基本结束。

    不少国有企业管理者、各级官员以及暴发户们串通一气,大搞钱权交易,按照远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收购政府拍卖的企业。

    莫斯科大学经济系教授亚·弗·布兹加林:“国营企业厂长低价把产品卖给私营企业,他的老婆或者女儿在那工作,结果私营企业变富了,国营企业却变穷了、破产了。厂长经理辞职不干了,就变成私营企业的老板,自己就发了大财了。”

    乌拉尔机械制造厂是一家拥有3.4万名职工的大型国有机器制造企业,当时仅卖了372万美金。低价贱卖的企业远不止这一家。500家大型国有企业实际价值超过1万亿美金,却只卖了72亿美金。12.5万家国有企业平均售价只有1300美金。

    在私有化过程中,有数千亿美金的资金外逃,俄罗斯一些具有战略意义的经济门类被寡头控制,而大量掌握核心军工机密和国防工业的专家流失西方。

    这是一次“世纪大拍卖”。这是人类历史上最迅速、最疯狂的私有化,是少数当权者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瓜分和掠夺全体人民财产的强盗行为。他们乘私有化“改革”之机,损公肥私,化公为私,把苏联几代人艰苦奋斗积累的成果,瞬间化为自己口袋里的财富。其结果是,造就了占总人口5%到7%的俄罗斯新贵,而使绝大多数民众陷入贫困,与之相随的还有社会的分裂和动荡。

    许多俄罗斯人称20世纪90年代为充满苦难的“疯狂年代”。

    莫斯科市民亚历山大·贡恰罗夫:“在90年代,一直到1998年,情况都很差,我都丢掉了工作。在八个月之内我一直在找工作,收入为零的状态。”

    就连著名的自由市场经济代表人物俄联邦原政府总理米·米·卡西亚诺夫也不得不承认:“90年代确实是一个很艰难的时期,大家犯了很多错误,俄罗斯民众承受了这场苦难。这场苦难使得居民的收入,物质生活水平下降了30%。”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社会政治研究所所长根·瓦·奥希波夫:“叶利钦‘改革’的结果,他手下的人推行‘改革’的结果所造成的破坏和损失,从物质层面来讲或者从精神层面来讲,可以说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丘拜斯道出了快速私有化的实质:私有化与其说是解决经济问题,倒不如说是解决政治问题,是“5%的经济加95%的政治”。对于俄罗斯来说,要创造一个新生的资产阶级,更重要的是要摧毁共产主义政权遗留的经济基础。

    在莫斯科街头采访的日子里,大家在一个地铁通道的墙上,看到这样一条显赫的标语“资本主义就是死亡!”

煤化工

阳煤化工集团 | 产品中心 | 资讯中心 | 访客留言 | 人才招聘 | 网站地图 | 联系大家 Copyright © 2012 阳泉化工集团 备案管理 金沙网络娱乐-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开发及全程维护:山西天盛时代网络科技有限企业 晋ICP备1200922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