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络娱乐

您好,欢迎光临阳煤化工集团
党群教育实践专栏
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第三集<2>)

    到1987年形成一场反思历史、重评历史的运动。1988年以后不断升级,一浪高过一浪。形形色色的境内外反共反社会主义分子,追随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论调,从批判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入手,进而攻击、诽谤列宁和十月革命,再进而否定整个苏联和苏联共产党。 

    俄中友协主席、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季塔连科这样分析道:“在列宁斯大林时代,广大常识分子能与群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与人民群众利益根本一致。斯大林去世后,自由化现象加剧,部分常识分子的权力逐渐扩张。但当时苏联的国内环境仍在压缩着常识分子自由化的空间,于是企图谋取自己特殊利益的那部分常识分子便把目光瞄向国外,通过内外勾结推动苏联解体,进而攫取俄罗斯更多的资源,从而成为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巅覆社会主义苏联的一个极为特殊的阶层。”

    为了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引导地位,戈尔巴乔夫还打起“多元化”的幌子为确立“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的引导地位鸣锣开道。

    雅科夫列夫公然宣扬共产主义是乌托邦,污蔑十月革命是“少数暴徒发动的政变”,是“魔鬼之歌的序曲”。他还重拾早就被粉碎的谣言,攻击十月革命是德国总参谋部一项秘密计划的实现,列宁是接受德皇资助从内部瓦解沙皇统治的德国秘密代理人等。

    “民主联盟”主要成员尤·阿法纳西耶夫宣称:整个苏联的历史是靠使用武力和暴力写成的。

    1987年7月,《消息报》载文谴责苏联过去的中小学历史教材,认为以前的历史教科书中“每一个字都充满了谎言”。

    1988年6月,苏联教育主管部门做出决定,取消当年中小学历史课的考试,要求全国所有学校的苏联历史课本在1989年全部销毁。 

    1989年12月,苏联国家国民教育委员会颁布命令,全面取消大学和其他高等院校的马列主义课程。

    攻击领袖、抹黑历史的手法多种多样。30年代“大清洗”迫害致死的人数,在所谓“反思历史”中成几何级数地翻番。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立社会大学校长瓦·伊·茹科夫:“在斯大林统治的时候,有过大规模的镇压,这是事实。被镇压的人都是有名有姓的,整个苏联时期共78万多人。这个数据是真实的。后来有很多人说‘大清洗’差不多杀了1000万或者1500万,这是严重失实的。”

    在后来的交谈中,茹科夫还告诉大家:“至于有人蓄意攻击肃反杀了2000万到3000万人则更是别有用心。”

    原《真理报》主编、前国家杜马主席根·尼·谢列兹尼奥夫:“那段时间,把一切都忘记了,都失去了理智。共产党所做的事情都被忘记了,对共产党领导苏联人民在二战时期建立的功勋、取得的伟大胜利也都被忘记了,共产党在二战之后迅速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的成就也被忘记了。后来在90年代最惨的就是那些老战士。当着他们的面侮辱历史、侮辱过去。他们觉得自己的命运遭到了嘲弄。” 

    对苏联历史的否定导致对苏共领导人的否定。1988年6月,对莫斯科人的一次调查表明,只有不到8%的人正面评价斯大林的历史作用。 这明显是当时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的恶果。

    他们在苏联所鼓吹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列宁和斯大林所领导的十月革命与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巨大成就,把苏联党和国家引导走向资本主义道路。

    俄罗斯著名作家、《明天》报副主编弗·格·邦达连科:“我也知道斯大林是一个严酷的人,但实际上他采取的各种措施和决定,是受制于当时的历史条件的,是当时不得不采取的。在结束新经济政策以后,斯大林就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在苏联的领导层里面,在中层领导干部里面,实际上已经出现严重的腐败现象。如果斯大林不采取严厉的措施,腐败现象就可能蔓延到全国,苏联在20年代就有解体的危险。”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立社会大学校长瓦·伊·茹科夫:“不同的史学家对斯大林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有不同的看法,有些史学家对他的政治评价。大家是不能同意的。大家绝不能忘记斯大林接手的是一个遭受严重破坏、处于战争废墟的国家。从1917年抵御了外国侵略,治愈了内战创伤,开始了新国家的建设而到50年代初的时候,苏联已经变成一个欧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强大国家。”

    所谓“公开性”、舆论“多元化”,是只允许反共反社会主义的观点、思想公开发表,决不许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的人进行反驳。

    1988年3月13日,《苏维埃俄罗斯报》发表了列宁格勒工学院女教师尼娜·安德烈耶娃的一封读者来信,批评苏联大地掀起否定斯大林和苏联历史的逆流。此信很快被各共和国、地区、城市和行业报纸转载937次。安德烈耶娃本人所在的工学院也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社会各个阶层人士成千上万的信件,其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过80%的来信充分肯定编辑的看法。

    然而,安德烈耶娃的信在党内高层却引发了轩然大波。

    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叶·库·利加乔夫:“为了这件事,政治局连续开了两天的会议,由戈尔巴乔夫主持。他们要找出谁是此事的主谋。大家都在质问我,只是没有说出我的名字而已。我总体上正面评价这篇文章。你看多有意思:一封信,一封捍卫苏联、捍卫苏联人民的信,在政治局讨论了两天;而成千上万的反苏联反人民的信,政治局一次也没有讨论过。”

    会后,戈尔巴乔夫和雅科夫列夫组织文章公开声讨安德烈耶娃的来信,认为这是“反改革分子的宣言”。接着,苏联各大报刊纷纷转载并对来信大加讨伐。

    对一名普通党员反映问题的来信,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等人如此兴师动众、批判问责,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借题发挥,打压马克思主义派,为即将召开的转向资本主义的苏共第十九次代表会议做思想舆论和组织上的准备。

煤化工

阳煤化工集团 | 产品中心 | 资讯中心 | 访客留言 | 人才招聘 | 网站地图 | 联系大家 Copyright © 2012 阳泉化工集团 备案管理 金沙网络娱乐-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开发及全程维护:山西天盛时代网络科技有限企业 晋ICP备1200922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