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络娱乐

您好,欢迎光临阳煤化工集团
党群教育实践专栏
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第五集<1>)

第五集“改革”为了谁

    2010年10月,当摄制组走在莫斯科列宁大街上,无意中发现了一家醒目的咖啡馆——苏联咖啡馆。

    走进这家咖啡馆,恍如回到久违的过去。这里的每一幅照片、每一张宣传画、每一张报纸、每一段音乐,无不诉说着那个早已逝去的国家。

    苏联咖啡馆经理:“在莫斯科一共有5家叫苏联的咖啡馆。大家这家装修是最好的,不光装修最好,员工还来自15个加盟共和国。每个员工一个民族,15个国家15个员工。每个人都会做自己民族的菜,这样一共有15道比较拿手的菜。所以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人都踊跃来到这里品尝特色的家乡菜。”

    从上午10点开门,一直到午夜打烊,生意红火,宾客络绎不绝。

    苏联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呢?

    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叶·库·利加乔夫:“什么是苏联?这是一个公正的政权,是工人、农民、常识分子的政权。苏联时代,工人、农民、常识分子代表占60%,现在议会中一个也没有。第二,苏联意味着经济命脉掌握在国家手中。第三,苏联意味着免费的住房、医疗与教育。第四,苏联制度意味着没有贫贱富贵之分,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超富,也没有贫穷和赤贫。”

    列宁明确指出:在各种纷纭复杂的事物中,要一时分辨不清,那就提出“‘对谁有利?’这个问题”。毛爷爷也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现在,在全球范围内对苏联亡党亡国原因和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改革”的评价仍众说纷纭,那么,提出“对谁有利”和“为什么人的问题”这一认识问题的根本方法,依然为大家提供着观察、剖析的锐利武器。

    在列宁和斯大林时期,党、政权和各级领导人牢记党的宗旨,保持党的纯洁,时刻保持与人民群众血肉联系。在俄罗斯采访的日日夜夜里,大家常常深切感受到广大民众对这种风清气正的党风和社会风气的深切怀念。列宁的清正清廉自不待言,斯大林去世时,只有相当于当时一个熟练工人半个月工资的900卢布的存款。

    苏共严重脱离群众、以权谋私,大搞特权和严重腐败,开始于赫鲁晓夫时期,形成固化于勃列日涅后期。党和社会上形式主义盛行,奢靡之风猖獗,官僚主义泛滥,享乐主义“主宰”着很多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就连党委书记也都明码标价。1969年阿塞拜疆一个区委第一书记就“价值”20万卢布,第二书记是l0万卢布。

    到了戈尔巴乔夫时期,官僚主义者已不再以追逐自己的享乐为满足,他们逐渐把所拥有的特权固化并扩大,甚至通过立法企图长期侵占并嫡传后代。这就从根本上背叛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立社会大学校长瓦·伊·茹科夫:“苏共在‘改革’之初就不能再充当领导党和执政党了。支部、区级组织、州级组织等地方党组织,实际上被剥夺了参与制定‘改革’政策的权利。所有的决策只在极小一部分人中作出。‘改革’的领导者一方面在口头上说全面民主化,而另一方面他们脱离群众的工作作风没有任何改变,反而更加专制。在这个时期,苏共中央在老百姓眼中也完全失去了权威性。”

    苏共越来越游离于党员和群众的监督之外,不符合党员条件的各种官僚腐败分子、投机钻营之徒混进党内,兴风作浪。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社会政治研究所所长根·瓦·奥希波夫:“由于对要求入党者审批的放宽,什么人都可以入党,其结果就是怀着各种私利的野心家混入党内。鱼烂是先从头上烂起的。从赫鲁晓夫那个时候开始,大家党的领导层就开始了腐烂。这些混进党内并企图不断高升的人入党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入党后,就意味着可以到非洲去狩猎,把自己的儿子、孙子辈安排好,把自己的家庭安排好。共产党的蜕化变质和最终解体,实际上是在家庭这个最基础的层面就发生了。”

    原立陶宛共产党中央书记尤·尤·叶尔马拉维丘斯:“戈尔巴乔夫和他身边的人干的不是共产党人该干的事。这些人虽然挂着党员的招牌,但是骨子里却是反对共产党的。所以,党到最后的灭亡是必然的。” 

    苏联共产党是苏联人民长期信赖并以之为依靠的主心骨和领导力量,苏共领导地位的丧失使苏联人民彻底失去了维护自己利益的代表者,这就给掌握特权的阶层谋取私利提供了绝好的机会,也由此催生了一个新资产阶级,它成为最终瓦解苏共和苏联的阶级基础和物质力量。

    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叶·库·利加乔夫:“大家认为导致苏联解体基本上是主观方面的。首先是上层领导人政治上的变质。他们主要为个人发家致富,想无限制地统治人民。他们后来都成了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

    1991年3月17日,苏联就“是否赞成保持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一问题进行全民公决,参加投票的人数为1.47亿,占有投票权公民的80%,结果显示,有高达76.4%的投票者坚决主张保留苏联。

    但全民公决后仅仅一个多月,戈尔巴乔夫就违背人民的意愿,撇开苏共中央和苏联最高苏维埃,直接与俄罗斯联邦、乌克兰、白俄罗斯等九个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在新奥加廖沃别墅开会讨论新联盟条约草案,准备将国名改为“苏维埃主权共和国联盟”,抛弃了反映联盟国家性质的“社会主义”字样,并主张各加盟共和国实行各自的税收制度,这就从法律上破坏了联盟国家的统一,为分裂苏联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8月15日,戈尔巴乔夫公布了即将签署的新联盟条约正式文本的草案。

    原《真理报》主编、前国家杜马主席根·尼·谢列兹尼奥夫:“戈尔巴乔夫作为一个总统,他是软弱无能的,没有任何政治远见。实际上,他当时以为通过签订一个新的联盟条约就可以拯救苏联,但此时为时已晚。从1990年开始,陆陆续续闹独立的活动在全苏联蔓延开来,规模越来越大。”

    俄联邦政府前劳动和社会发展部部长亚·彼·波奇诺克:“老百姓是反对苏联解体、赞成保留苏联的,可是‘精英阶层’赞成苏联解体。大家看一看,当时各个共和国的领导人,波罗的海的、乌克兰的、中亚各个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他们都希翼独立。他们宁愿做农村里的老大,而不愿意在城市里面当老二。” 

     “8·19”事件失败后,以叶利钦为首的所谓“民主派”很快掌控了莫斯科的局势,开始加速分裂国家的活动。

    原《真理报》主编、前国家杜马主席根·尼·谢列兹尼奥夫:“1991年是可怕的一年,苏联开始解体。全民公决有近80%的人赞成保留苏联。我作为苏联人当时就宣布,我一定要捍卫苏联的存在。要终结苏联,我什么时候都不会同意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三个阴谋家,他们偷偷钻到别洛韦日丛林,秘密签订了一个协议,苏联不久就终结了。”

    谢列兹尼奥夫所说的“三个阴谋家”就是: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和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舒什克维奇。

煤化工

阳煤化工集团 | 产品中心 | 资讯中心 | 访客留言 | 人才招聘 | 网站地图 | 联系大家 Copyright © 2012 阳泉化工集团 备案管理 金沙网络娱乐-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开发及全程维护:山西天盛时代网络科技有限企业 晋ICP备1200922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