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络娱乐

您好,欢迎光临阳煤化工集团
党群教育实践专栏
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第六集<2>)

    1998年雅科夫列夫曾接受《消息报》采访。当时记者问他:您是共产党培养的干部,有最高的职位,您怎样把自己的职位和反共观点结合在一起?他的回答是:要搞掉苏维埃制度,“有不同的途径,例如采取持不同政见者的办法。但是这是没有什么前途的。这事应当从内部来进行。大家只有一条路——借助极权主义的党的纪律从内部破坏极权主义制度。”

    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叶·库·利加乔夫:“雅科夫列夫是双面人,挂在口头上的马克思主义词句比戈尔巴乔夫多,实际上与西方联系密切。他完全是一个双面人,他对戈尔巴乔夫的影响极大。后来,他公开跳出来反对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反对苏共,成为苏联制度的敌人。” 

    雷日科夫是这样评价戈尔巴乔夫和雅科夫列夫的:他们是“一对凶狠的家伙”,“整个一生都在以虚伪的面目示人”。 “他们一个是‘策划者’,另一个是‘施工队长’,无论在阴险的‘创意’上还是在创意的实施上,都是狼狈为奸,相互利用。直到苏联垮台之后,党被禁止活动,这两个家伙才抛去假面具。正是党给了他们成长的道路,而他们却毁掉了党。”

    2011年,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拍摄并播放的八集专题记录片《苏联解体》讲解词中是这样评价雅科夫列夫的:“是位思想家,是公开性政策的主要组织者,被称为隐蔽的反马克思主义者和反共产主义者,因为虚伪狡猾而臭名昭著。”

    戈尔巴乔夫推行“改革”的另一个主要帮手是谢瓦尔德纳泽。

    爱德华·阿姆夫罗西耶维奇·谢瓦尔德纳泽,格鲁吉亚人,1928年出生。60年代起从事党务工作,靠吹捧从区党委领导人逐步升任格鲁吉亚共和国第一把手。

    谢瓦尔德纳泽善于看风使舵,左右逢源,在他那一头银丝般的白发下深藏着别人猜不透的老谋深算,被人们戏称为“高加索银狐”。他走上政坛后,经常张口共产主义,闭口马列主义,而当戈尔巴乔夫主政后便马上更换了另一副政治面孔。

    1991年他回答法国电视台记者提问时说:大家在一个时期里有过共产主义理想,并为实现这一理想进行过斗争。后来我慢慢地意识到我坚信的东西是不可能实现的,必须改变这一现象。90年代初的一天,我对戈尔巴乔夫说,大家的制度已腐烂了,必须全部加以摧毁,并自上而下地进行彻底改造。

    原苏联驻埃及和土耳其大使埃·古·库利耶夫:“谢瓦尔德纳泽在苏联解体过程当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从德国轻易撤军,这也是谢瓦尔德纳泽说不清楚的一件事。”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社会政治研究所所长根·瓦·奥希波夫:“东西德合并的时候,西德原先答应支付4000亿美金,而戈尔巴乔夫和当时德国总理谈的时候才要40亿,仅为其百分之一。连德国人都不理解,最后给加到了80亿。”

    在瓦解苏共、埋葬苏联的“领导者”中,叶利钦无疑也是一位突出的重要人物。

    原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部长亚·谢·卡普托:“如果大家说戈尔巴乔夫是把整个苏共掩埋了,叶利钦所做的就是把苏联的制度整个都给埋葬了。”

    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1931年出生,俄罗斯人。1961年加入苏共,1976年担任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委第一书记,1981年当选苏共中央委员。

    1985年11月,戈尔巴乔夫调任叶利钦为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不久将其提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1987年10月,叶利钦在苏共中央全会上点名批评利加乔夫和政治局。叶利钦的公然挑战遭到与会者的反击。两个星期后,叶利钦的政治局候补委员、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职务被解除,后改任国家建委副主任。

    叶利钦后来说,“戈尔巴乔夫并没有把我推到荒无人烟的偏僻角落里,也没有把我发配到遥远的异域他乡。相反地,他似乎是很高尚地宽恕我,怜悯我”,“我从来没有把同他的斗争作为自己的目标。不但如此,在诸多方面,我是跟着他亦步亦趋,去拆掉共产主义大厦的一砖一瓦。”

    原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部长亚·谢·卡普托:“纵观俄罗斯和苏联的历史,无论从早期沙皇时代还是到苏联时期,连续有两个国家领袖级的破坏者的现象是不曾有的。可以这样说,戈尔巴乔夫为苏联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准备了土壤,最终是叶利钦实现了。”

    莫斯科市民阿·别尔曼:“人们一开始对叶利钦的希望值很高,把他当成救星,当成上帝,但是他最后做的事情比戈尔巴乔夫更坏,大家对他感到很失望。不少人原以为他是一位英雄,一位上帝,结果是个毛毛虫。”

    莫斯科市民亚·贡恰罗夫:叶利钦“这个人更糟糕。没有什么意志,也没有什么责任心,在俄罗斯的历史上,没起什么好的作用,活像一位恶魔。”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立社会大学校长瓦·伊·茹科夫:“苏联共产党起初是布尔什维克党,到了后来,它蜕化变成另外性质的党。苏联解体的主要责任应该由苏联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主要领导人承担。”

    “改革”的领导者们导致苏联亡党亡国,他们不仅给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带来无尽的灾难,而且也把自己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在鄂木斯克州的一个公开场合,戈尔巴乔夫被29岁的乌柳科夫猛击了一拳。这个小伙子说:“我想打这个人一记耳光,以惩罚他对国家所做过的事。”  

    2003年11月,曾两度当选格鲁吉亚总统的谢瓦尔德纳泽在美国支撑的更加亲美的“精英”萨卡什维利等人发动的“玫瑰革命”中黯然下台。他十分无奈地抱怨说:“我是美国政策最忠实的支撑者之一,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2005年10月18日,雅科夫列夫在饱受病痛折磨后去世,终年81岁。西方和俄自由派人士对雅科夫列夫的一生大加赞誉,但俄罗斯多数民众认为他是“毁灭国家和党的可耻叛徒”。

煤化工

阳煤化工集团 | 产品中心 | 资讯中心 | 访客留言 | 人才招聘 | 网站地图 | 联系大家 Copyright © 2012 阳泉化工集团 备案管理 金沙网络娱乐-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开发及全程维护:山西天盛时代网络科技有限企业 晋ICP备1200922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